陈彤

住手别取关!我只是改了个名字!
杂食党一枚
努力实行文画双修
主写全职
坑品一般,更新巨慢

『全职真人版还原五个以上名场景,我手抄《巅峰荣耀》一遍( '▿ ' )』

『“用我能听懂的话语,解释到我明白为止啊!”』
『“能让笨蛋明白的解释方法,我会想想的。”』


感谢点进来♥

【乔一帆个人向】我相信你

【乔一帆个人向】我相信你

 (22/174)

乔一帆知道自己的天赋平平,拼命地努力也是希望自己能够继续打荣耀。

真的很喜欢荣耀。即使倾尽一辈子在荣耀上也不悔。

乔一帆是这样想的。

王杰希是引领他进入职业圈的人,是独一无二、无人可代替的。乔一帆对他也许是仰慕,崇拜,或者有那么一点儿敬畏。

日复一日,每一天都是一样的过去,身边人每一天都有新的进步,但他没有。

乔一帆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也许自己真的不适合这条路。

乔一帆回想起王杰希一开始期待的眼神、鼓励的眼神,慢慢变得不在意,很少能看出有“鼓励”这种情绪在里面,到最后,乔一帆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王杰希已经没有看过他了。

乔一帆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失去信心。

所以他更加地努力,希望自己能有进步,希望自己的成长到足够让王杰希注意到自己。

每一次他都几乎是最后走的、最早到的,有时候晚上躺在宿舍的床上还在想刺客的招式怎样搭配能更加发挥出全部威力。甚至有好几个晚上连续失眠,乔一帆不得不到微草附近的药店买安眠药。

有一次晚上乔一帆正打算睡觉,手里捏了几粒安眠药要吃,高英杰正好推门进来找他,看见桌上的安眠药瓶子差点吓死。最后还是乔一帆哭笑不得地向他解释。不过这样高英杰也更担心自己好友的生活了,几乎每天都黏在一起。

乔一帆虽然觉得一直有一个人和你形影不离有点烦,但如果是高英杰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忍受。虽然他本身是希望更多独处的。

这样一来王杰希和乔一帆似乎很像。

后来,在网游里听到叶修提议转职玩鬼剑士,犹豫了很久,但叶修最后的那句“改变的确很难,但结果值得冒险”实在打动了乔一帆。

也许是需要改变。

之后,乔一帆和微草的合约到期,他其实也对未来很迷茫,觉得无去无从。但乔一帆还有精力和高英杰开玩笑。

改变的确很难,但结果值得冒险。

来到兴欣后,乔一帆开始练阵鬼。在兴欣乔一帆感受到类似于......家一样的温暖。

在兴欣,会有人每天和他说早安、晚安;在兴欣,会有人专门陪他练习;在兴欣,不会有人因为他的失误而责怪他;在兴欣,能经常被人鼓励;在兴欣......

有时候,乔一帆在睡前回想了一下来到兴欣之后的所有,突然就流泪了。用B站的话来说就是“眼里进砖头了”。

兴欣的每一个人都把他当作队友,当作家人,真心地去关心他。这种感觉,在微草从未感受过。

来到兴欣后,乔一帆的失眠也好了很多,虽然有时候也会睡不着需要安眠药,但这种情况已经很少了。

像高英杰那次,一样的情节。还是晚上,乔一帆捏着安眠药准备睡觉,叶修敲门,但后来几乎整个兴欣的队员都到他房间来了。

其实没什么大事,就是第二天对阵微草,叶修担心乔一帆而已。

乔一帆还是开了几句玩笑让除叶修以外的人都放心离开了,但叶修留了下来。他拖了张椅子坐下,准备和乔一帆促、膝、长、谈,但说话时眼神到处乱晃,就发现了乔一帆明晃晃摆在床头的安眠药瓶子。

叶修的脸色有点差,他有点艰难地、一字一顿地问乔一帆关于那瓶安眠药。乔一帆没有感到哭笑不得,而是害怕。害怕叶修会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所以他这次解释的手忙脚乱,磕磕绊绊的解释倒也让叶修听懂了。叶修临走前拍了拍乔一帆的肩膀,说:“加油,我相信你。”

乔一帆一直以为自己的泪点很高了,但叶修的“我相信你”一直在他脑中回荡。深夜里乔一帆躲在被子里悄悄地抽泣。

其实房间隔音不好,叶修后来说的话都被在另一个房间偷听的兴欣众人听到了。同样,和乔一帆是室友的安文逸和隔壁房间的众人也都听见了他的哭声。

除了心疼,也有对王杰希的不满。当然,这些都是很主观的情绪。

第二天,兴欣众人极有默契地围攻王杰希。擂台赛遇到,杀;团体赛,实施BOX-1,先围再杀。连王杰希都不明白兴欣对他的这种莫名敌意是怎么出现的。

之后,兴欣众人是更宠乔一帆了。在听到叶修说乔一帆偶尔失眠后,更加心疼,也更加讨厌王杰希了。当然,都是很主观的情绪。

有时候,苏沐橙旁敲侧击地问乔一帆怎么看微草和王杰希,乔一帆当时思考了很久,但回答的总结一下,也就是:我感谢微草,因为是它让我进入职业圈。我也感谢王杰希前辈,因为是他引领我走进微草。

不过,我还是最喜欢兴欣了!

 

-THE END-

评论(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