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彤

住手别取关!我只是改了个名字!
杂食党一枚
努力实行文画双修
主写全职
坑品一般,更新巨慢

『全职真人版还原五个以上名场景,我手抄《巅峰荣耀》一遍( '▿ ' )』

『“用我能听懂的话语,解释到我明白为止啊!”』
『“能让笨蛋明白的解释方法,我会想想的。”』


感谢点进来♥

【周翔】殇

【周翔】殇

#OOC,慎入#

#文笔渣轻喷#

#温润帝师周X傲娇皇子翔#

(PS.背景为魏晋时期,但为了剧情,考据党勿深究)

烂尾.jpg

 @愚者的代辩者 的点文!快来签收!

HE!放心!

(14/174)

---------   

殇,有两个意思。一是,指未成年就死亡;二是,指战死者。有词为,国殇。

--------  

“皇子,该去上课了!”

宦官的声音从孙翔身后传来,孙翔朝他摆手示意自己听到了。然后,他披好大氅,向尚书房小跑过去。

前几天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不大,但是对于他们这个气候温和的地方还是很罕见的。

所以,雪下了几天,孙翔也就玩了几天。

他身边的宦官也曾劝过他,但以孙翔的顽劣性子根本就不会听。已经把他的先生吩咐的一些读书练字的东西忘得一干二净。

“先生!”

孙翔很快就跑到尚书房,把大氅丢给站在一边的内侍就往先生那儿扑。

“小心......”

孙翔猛地扑上来,先生被带的后退几步,一手撑着身后的桌子,一手扶住挂在他身上的孙翔,小声地出声提醒。

“啊啊不会有事的!”

孙翔站稳了,仗着自己比先生高,故意把额头贴上先生的额头,压低了声音说:“先生今天真好看。”

孙翔自认为自己长得不错,声音也蛮好听的,所以在教学过程中致力于强撩他的先生,周泽楷。

不过周泽楷用手抵住孙翔的额头往前推,把孙翔推开了:“好好学。”

嘁。

孙翔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撇撇嘴角,表示自己对周泽楷的反应很不满,极其不满。

周泽楷看到孙翔的坐姿,有些恼火,皱起眉头提高了音量说道:“坐好。”

孙翔看周泽楷有生气的样子,不敢再做什么,跳下桌子规规矩矩的去坐椅子。

“先生今天学什么?”

孙翔撑着头,闷闷不乐的问道。

“练字。”周泽楷说。

“啊?”孙翔换了只手撑着头,“这么无聊啊。”

“上堂课。”周泽楷看着孙翔的眼睛,缓缓说道。

“什么上堂课?”孙翔干脆趴在桌子上,“上堂课——上堂课留的作业?额......”

孙翔这才想起来周泽楷上堂课结束的时候让他临摹一副钟繇的作品——不过因为下雪,孙翔已经完全忘掉了。

从孙翔的回答和表情就可以猜出这个作业的完成情况。

周泽楷有些生气。他俯下身一只手拍在孙翔面前的桌子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然后皱起眉瞪着孙翔。

孙翔被周泽楷拍桌发出的声音吓了一跳,紧接着又被周泽楷凝视,他觉得自己的冷汗已经下来了。

“先......先生?”

孙翔试探着出声。

“现在写。”

周泽楷在孙翔快要被吓哭的那一刻说。对孙翔来说就像是颁了道赦免令。

“呼好可怕好可怕......”

孙翔缩着脖子调墨还不忘小声念到。一边念一边悄悄抬眼看周泽楷有没有听见自己说的话。

其实周泽楷全都听见了。孙翔平时顽劣惯了,自然不太会控制自己的音量。刚才他也不是故意要发火的,只是前几天听到边境有消息来报。大多又是匈奴来犯,

他一个文人对边疆的战事不甚了解,但他知道自己是皇子孙翔的先生。孙翔未来也许会被派往边疆,但此时孙翔的性情是绝对不能上战场的。

浮躁,骄傲,甚至是任性。

这些性格都不是一个战士应该有的,他应该更稳重,至少不要像现在这样因为下雪就忘记作业。

当今的皇帝愿意让他来当孙翔的先生,肯定是很信任他的,也希想他能把孙翔培养能够成一个有用的人才。

不像现在这样。

正想着,孙翔早草草的写完了,把毛笔随意的放到笔架上,撑着脸拖长了音问道:“先生,我写好了,接下来——”

还没等孙翔说完,周泽楷就打断了他:“重写。”

“唉?”

孙翔显然是没想到周泽楷会这样回答,愣神了一两秒,抓起笔重新取了张宣纸,这次写却是不同以往的认真。

周泽楷对孙翔的认真有些诧异,不过也没有多想什么,只是认为孙翔这几天突然开窍懂了他们的苦心。

“先生明天见!”

一堂课结束,孙翔像往常一样向周泽楷道别。

一整节课孙翔都没有走过神,上课时认真到让周泽楷觉得他被夺舍了。

------------------------  

“先生,反正还没开始上课,我们出去看看雪啊?”

孙翔比往常走到了一会,问周泽楷。

“嗯。”

周泽楷应道。反正现在也没事,出去走走也是不错的选择。

“先生先生!你看!”

孙翔扯着周泽楷的袖子把他拉到尚书房门口的几株腊梅前,指着盛开的腊梅花说:“先生你觉得好看吗?”

“好看。”

周泽楷点点头,仔细端详眼前的腊梅。

枯瘦的枝干上生长着朵朵腊梅,完全绽放的腊梅花瓣在阳光下像是半透明的琉璃;还没绽放的花瓣叠在一起,一层层颜色叠加成蜡黄色,外层花瓣罩在花骨朵的外面,是一层轻纱;枝干上还有一簇一簇围拢在一起的的小花骨朵,只看见大部分未褪去的褐色。

周泽楷的视线往旁边移,就看见了同样凑近了在端详腊梅的孙翔。

孙翔弯着腰,一只手撑在膝盖上。另一只手抬起轻轻地揪了一片花瓣下来,在指间揉搓着,嘴角上扬,眉眼也弯了。

“先生!”

孙翔直起身喊了一声。转过头才发现周泽楷一直在盯着他。

“先....先生?”

孙翔迟疑的开口。

“没什么。”周泽楷轻轻地说,“开始上课吧。”

“.....嗯。”

孙翔张口想说什么,但还是把话咽下去了。

 

“今天回去还是像昨天一样临摹一张字?”

孙翔撑着头,晃着毛笔,问。

“嗯。”

周泽楷帮孙翔把桌子收拾干净,刚想开口提醒孙翔别忘了写,孙翔抢一步开口。

“先生......今天可能是最后一节课了。父皇让我去镇守边疆。也许.....”

 孙翔没说完最后一句话,但周泽楷知道他最后一句话到底想说什么。

“那.....”

周泽楷望向孙翔,开口后才发觉自己根本不知道可以说什么。

“放心拉先生,我会回来的。”

孙翔站起来用力抱住周泽楷,把头埋在周泽楷的颈窝里。周泽楷也伸出手抱住孙翔。

------------------------------  

“匈奴进攻!”

“边疆防线失守!”

“匈奴被击退!”

“匈奴联合鲜卑再次进攻!”

“匈奴被击退!”

“边疆守住了!”

------------------------------- 

“先生,这么久没见了,想我了吗?”

 

-THE END-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