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彤

住手别取关!我只是改了个名字!
杂食党一枚
努力实行文画双修
主写全职
坑品一般,更新巨慢

『全职真人版还原五个以上名场景,我手抄《巅峰荣耀》一遍( '▿ ' )』

『“用我能听懂的话语,解释到我明白为止啊!”』
『“能让笨蛋明白的解释方法,我会想想的。”』


感谢点进来♥

【龙族同人】网络犯罪(三)

【龙族同人】【cp向】网络犯罪(三)

圣诞快乐!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5/174)我有一种码字码傻了的感觉/笑

------------------------------

 

 

“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hfwn=kse”

“没怎么变。  -xg=kse”

第三方回应陈墨瞳的问候,紧接着又打了一行字:

“你们的防火墙不行啊,改天见一面我帮你们改进一下?

哦对了,这位菜鸟,byebye.”

骤然,大厅恢复了供电,十几台电脑也恢复正常运转。屏幕上的便笺也不见了。

“诺诺你居然也是‘卡塞尔’计划的参与者!”

芬格尔惊叹道。

“没什么,我只是做后应的。”

陈墨瞳理理头发,朝门外走去。

“诺诺你去哪?”

芬格尔追上去问道。

“刚才和他约好了,要出来见一面的。”陈墨瞳打开车门,说道,“你要不要一起去?”

“好呀好呀!”

芬格尔迅速绕到另一边坐上了副驾驶位。

“不对。”芬格尔突然说,“你怎么知道时间和地点的?”

陈墨瞳以为芬格尔要说什么重要事情,没想到是这个。于是敷衍道:“等你长大就知道了。”

【蛇岐咖啡店】

“象龟!”

陈墨瞳推开门,朝收银台低着头的男子打招呼。

“好久不见!”

男子抬起头朝陈墨瞳挥挥手。而声音是从旁边传来的。

芬格尔转头,看到了一个和挥手的男子长得一样的男子,正坐在沙发上,腿上放着笔记本电脑。

“风间?”

陈墨瞳很惊讶的脱口而出。

“怎么,不想看见我?”

被称作“风间”的男子笑着说。

“很惊讶?”

被称为“象龟”的男子走了过来,说道:“当初他假死可是骗过了所有人啊。”

陈墨瞳恍然大悟道:“原来当初是假死。当时你都不知道我多害怕哈。”

“叮铃铃~”

咖啡店的门被推开,门上的风铃发出悦耳的声响。

陈墨瞳回头看去,又惊讶的瞪大双眼:“绘梨衣?!”

“惊喜吗?”

象龟问陈墨瞳。

“当然惊喜。”陈墨瞳的眼前一片模糊,“以前的同伴回来了,肯定很惊喜。”

“话说村雨他们呐?”

陈墨瞳找了个地方坐下,问。

旁边绘梨衣不知从那掏出一个本子,在上面刷刷地写着:“Sakura和村雨去度蜜月啦!”

“咳咳!”

绘梨衣的本子亮出来后,象龟和风间都咳嗽了起来。

“哈?”陈墨瞳更加惊讶地问,“他们在一起了?!”

绘梨衣又在本子上刷刷的地写:“早就在一起啦!在诺诺姐加入计划前就在一起了!”

“咳咳咳!”

咳嗽声又响起。风间起身收走了绘梨衣的本子,柔声说:“绘梨衣不要乱说啊。你出去逛街肯定累了吧我们去休息吧绘梨衣要听话啊......”

风间和绘梨衣离开后,象龟无奈扶额。

“诺诺你不要相信绘梨衣的话啊,她乱说的。”

象龟一脸诚恳。

陈墨瞳捂胸口,装作一副很心累的样子:“不用说了我都懂。”

看了陈墨瞳的反应,芬格尔一个没忍住笑出声。

象龟和陈墨瞳都一脸冷漠的看过来。

“uhhhh.....我是不是该回去了?”

芬格尔企图找借口离开。

“诺诺,这是?”

可象龟不给他机会离开,问陈墨瞳。

“芬格尔。”陈墨瞳懒懒地趴在桌子上回答,“我网络犯罪调查科的小弟。”

“嗯??”

芬格尔正想反驳,象龟却抢先一步说道:“芬格尔?真好听的名字。你好,我叫源稚生。”

“源稚生?”

芬格尔敲敲脑袋,“这名字有点耳熟。”

“嗯......你也许是在以前的通缉名单上看到过我。我之前入侵了美国五角大楼,那他们的隐私作威胁勒索。”

源稚生坐在沙发上,一脸平淡的讲述着。

好像入侵了美国五角大楼只是破解Wi-Fi密码一样简单。

“本来是要坐牢的,不过有了那个‘黑客招募计划’,我们可以不用坐牢,只要为网络犯罪调查科办事就好。不管怎样,总比坐牢好。对吧?”

“嗯嗯。”芬格尔心不在焉的回道。他在想源稚生说的“我们”还有谁。

“诺诺你们现在没有案子吗?”

源稚生给陈墨瞳端了一杯黑咖啡,问道。

“啊之前那个入侵我们的黑客还没找到。那个肖戴也许有罪但没有证据。最近怎么这么烦!”

陈墨瞳抓抓头发,抱怨道。

“好了,一定会找到答案的。”

源稚生安慰道。接着,他看了看时钟,说:“时间也不早了,你们该走了吧——”

芬格尔觉得源稚生的语气有些不对。他看向陈墨瞳,陈墨瞳倒是没有显露出不爽,真的收拾收拾东西向源稚生告别。

“拜拜~”

“再见。”

在陈墨瞳的车行驶了一段路程之后,芬格尔压低声音问陈墨瞳:“诺诺啊,源稚生他刚才的语气是不是......”

“有点冲?”

陈墨瞳想着回答。“以后还会见面。你要习惯啊。他们兄妹三个从小被关在家里,除了那个自称他们父亲的人其他谁都见不到,除了彼此。所以之后他们都不敢在现实中面对他人。不过有网络,他们就是那时候学习做一个黑客的。”

“这样?社交障碍吗?”

芬格尔追问。

“我也不清楚,你想知道自己去问啊。我们要开始办案了。”

这时,芬格尔才发现陈墨瞳把车开到了一家社区活动中心......

“诺诺,你这是......”

“之前肖戴最后留下的位置信息是这里。先去看监控。”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