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彤

住手别取关!我只是改了个名字!
杂食党一枚
努力实行文画双修
主写全职
坑品一般,更新巨慢

『全职真人版还原五个以上名场景,我手抄《巅峰荣耀》一遍( '▿ ' )』
『第五人格真好玩!!』
『可得好好保养我这玫瑰花的刺~』

感谢点进来♥

能唱善变贺小梅~
临摹的官方形象~
怪侠一枝梅真的很好看!可惜完整版下架了。我们梅梅真的超好看hhhhhh

临摹了一个第十集12:10的柒~感觉十万年没有画画了
因为上色废,所以打的斜线,有点乱( '▿ ' )
各位吔我安利啦!
emmm...咕了大家几个月非常抱歉【土下座】,我参加了一个王乔搞事活动,很快你们就能再见到我拉~
p1-4我的渣fa

占tag致歉
偷偷艾特一下太太应该可以 @一目  太太
收到了钥匙扣!超可爱!超棒!超喜欢!那个帖子没点爱心没点推荐现在找不到了....占tag致歉,有人告诉我这是那个太太的吗?谢谢!
后面那个居然是手写【错字了噗fufu】太太好好啊!!!吹爆!!!

【周翔】今日课题:周泽楷到底会不会说话

【周翔】今日课题:周泽楷到底会不会说话

#巨型OOC#

#小学生文笔#

#灵感来源于与 @夜澜_Asia 的日常#

-------------------------------  

1.

孙翔很郁闷,非常郁闷。

2.

转会来到轮回后,除了配合不太好队长不说话以外几乎没什么大问题。

但这几天的经历让孙翔怀疑自己一开始的决定是不是有错。

3.

那是一个艳阳高照、微风习习的中午,孙翔在食堂点菜窗口前排队,他前面是江波涛和周泽楷。

江波涛利落地点好菜在一边等周泽楷。或许是那天枪王大大没带脑子和眼睛,在指了一轮后打菜阿姨依旧找不准周泽楷想要的,周泽楷一生气,脱口而出:“那个黄色的!”

4.

打菜阿姨“……”了一会,盛了一碗玉米给周泽楷,周泽楷拿了筷子开心地和江波涛一起走了。

孙翔:……哇塞还有这种操作。

5.

打完菜,孙翔被杜明硬拉着坐了过去。孙翔刚坐下一抬头,就看见周泽楷那张帅脸。

孙翔:……

吃饭吃到一半,那边杜明和吴启不知在聊什么,杜明超夸张的来了一句:“我那个哭呀——”吴启问道:“你怎么哭?”杜明:“稀里哗啦的。”

孙翔:“……稀里哗啦不是这么用的吧?应该是——”“——滴滴答答地哭。”周泽楷接道。

孙翔原本想说的“泪如雨下”就这么梗在喉咙里并且呛到他了。

6.

周泽楷有病吧!

孙翔在回训练室的路上这么想。

周泽楷和江波涛走的快一些,在他们前面。杜明和吴启又聊起来了。

孙翔不太舒服。因为他有轻微的洁癖。

而且那天食堂的盘子像是用油洗的油腻的要死,孙翔急着去卫生间洗手。

走到训练室门口,杜明和吴启似乎聊到了什么番剧,两个人的声音有点大。杜明正说道:“这时大魔王的二儿子出现了,他准备统治地球,第一步就是——”

孙翔捅捅杜明,手指向走廊尽头的卫生间小声说了句“去洗手”,杜明点点头但嘴上功夫没停。

孙翔刚走两三岁,就听见背后传来周泽楷的声音:“额,统治地球,第一步是去洗手?”

没听完全文只听见周泽楷的话的江波涛一脸惊讶。

杜明吴启两脸懵逼。

孙翔一脸冷漠。

7.

周泽楷的确有病。

孙翔如此在日记本里写。

END.

 

占tag致歉
日啊太恶心了,我乐哥做错了什么啊就这样搞他
主办方丑恶的嘴脸都宣传出去
摸摸太太不生气不生气

【全员/多cp】论叛变的正确姿势(三)

【全员/多cp】论叛变的正确姿势

 #OOC,慎入#

#小学生文笔#

#无逻辑无专业知识求轻喷#

(37/174)

 

屏幕已经彻底暗了下去,但会议室里依旧静得吓人。

“快,安排人赶去城北,一定要找到闻理!还有,那个颜色对应的调查科,你们应该清楚,快去拆除炸弹。”

冯宪君两道命令打破了空气的沉寂。

“可是冯部长,”黄少天恢复了语速,“黑是霸图,蓝是我们蓝雨,灰是轮回,绿是微草,那百花是什么?我们‘荣耀’有这个科吗?还是说是分部的?分部的他们是怎么找到信息的?”

“百花……”

冯宪君徐徐将视线移向张佳乐,张佳乐猛地瞪了回去。围观他们眼神交流现场的其他人都不明所以。

冯宪君叹了口气:“唉…百花,就是他说的,三年前解散的网络犯罪调查科——不,应该是队。解散之前还发生了一些事情,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黄少天你还不去拆除蓝色的炸弹?”

黄少天理直气壮地抬起头:“拆炸弹这种事队长去做就好了!我为什么要去?”

“黄少天你应该叫喻文州科长……”冯宪君心累地提醒。

“你管我怎么叫我们文州哇!”黄少天做张牙舞爪威胁式。

“五分钟要到了。”

看他们讨论的越来越歪楼,张佳乐怒刷一波存在感。

“又有视频发给我了。”冯宪君脸色一凝,播放视频。

“五分钟到了!接下来是第二位中奖者——”

第二个视频上出现的虽然还是一个穿黑袍的人,但身形和语气上都像是女性——换人了,他们是团伙作案。

“让我看看这位幸运中奖者的地址,哦,位于丽华路的——”

视频中的女性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她看向镜头,似乎在等什么。

“冯部长!四个炸弹已成功拆除!就差五楼的粉色炸弹了!”一个男子慌张地报告,“还剩一小时炸弹就会爆炸!而且那炸弹密码是指纹!”

冯宪君看向张佳乐,刚想说话,视频中的女性突然又开口了,话语中带上明显的笑意:

“这位中奖人的地址是——位于丽华路上的一家医院,哪家医院呢?嗯……市三院?市二院?哦哦原来是三院啊——”

女性拖长了“a”的音。此时,张佳乐的脸色十分难看,他死死地盯着女性,双手握拳。

“这位中奖者的姓名——邹远,啊对了,还有他身边的于锋。”

张佳乐猛地瞪大眼睛,显然是对这两个名字表示惊异。

“快点哦,不然也许我什么时候不小心,就会——boom!炸弹不是数字密码了哟,是指纹,历代百花队长的指纹。我想想,‘荣耀’大楼的炸弹应该是第一任的指纹吧……”

女性抱胸站立,装作思考的样子。

“冯部长,对不起。请问我可以请假离开么?就一会。”

张佳乐狠狠咬住下唇,指甲在手心留下深深的印记。

“快点。”

冯宪君只回了两个字给他。

“谢谢。”

张佳乐几乎是在冯宪君第二个字刚开始就跑了出去,留下飘渺的一个词。

冯宪君看着张佳乐离开的背影叹了口气,默默在心里祝愿他幸运。接着,对一开始就无所事事的烟雨部长楚云秀说:“联络部!”

“到!”

楚云秀立即站好。

“你现在回去翻一下烟雨的纸质档案室,应该还有百花历任队长的联系方式。”

“是!”

楚云秀带着李华回到烟雨,开始在纸质档案室里翻找他们从没听说过的“百花”的历任队长的联系方式。

“部长!”

李华终于在最靠墙的一个柜子的底部翻出了百花的联络簿。李华迫不及待的翻开,准备找出历任百花队长的电话。翻到第二页,楚云秀和李华看见了刚刚才见过的“新人”的名字——张佳乐。

“第一任队长是谁?”

楚云秀没多管张佳乐,匆匆翻过前面的个人资料,在最后一页找电话号码。

“孙哲平。”

冯宪君刚把他的名字发到李华的手机上。

“找到了,快发给冯部长。”

收到楚云秀发来的孙哲平的电话,冯宪君拨了过去。众人本以为会等很久,或者说没人接听。但铃声只响了两下,就被人接起。

冯宪君开了免提放在桌子上,问对面:“……孙哲平吗?我是冯宪君。”

“…老冯?你突然打电话给我干嘛?”

对面回答的是出乎意料的年轻的声音。

冯宪君把已发生的事简洁的向孙哲平概述了一遍。

“……怎么会这样?谁能组织这么大的一场局?‘深网’?”

孙哲平皱起眉头,走到地下室打开车门,问冯宪君。

冯宪君苦笑几声:“是啊。你有什么头绪么,关于组织这场犯罪的嫌疑人。”

孙哲平发动汽车:“等我到了‘荣耀’再仔细谈。”

“好。”

 

【市三院】

张佳乐匆匆赶到市三院,一刻也不敢停歇地赶到邹远的病房。

邹远在五年前有关百花的那场“战役”中身受重伤,近几个月才从ICU转到普通病房。于锋则一直照顾他。

“小远!”

张佳乐气喘吁吁地跑上邹远病房所在的三楼,没有敲门就直接推门而入。

“张队?怎么了?”

邹远不解地望向上气不接下气的张佳乐,问。

“呼、呼……你、有看到什么、奇怪、呼、的人吗?”

听张佳乐这么问,邹远更不明所以了:“怎么了吗?”

看到邹远的反应,张佳乐稍稍松了一口气:“你没事就好。”

邹远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根据张佳乐的话多多少少猜出了一点。于是邹远笑着对张佳乐说:“张队不要太紧张了,我没事。”

“于锋呢?!”张佳乐才刚安心一会,突然想起女性报出两个名字的第二个。

“于锋哥……”邹远回忆了一会,“于锋哥刚才出去打水了。”

“那就h——”张佳乐的“好”字还没说完,门口突然进来了几个高大男子,于锋被压住肩膀推了进来。

“也许我们可以谈谈,百、花、缭、乱。”

TBC.

【全员/多cp】论叛变的正确姿势(二)

 【全员/多cp】论叛变的正确姿势

 #OOC,慎入#

#小学生文笔#

#无逻辑无专业知识求轻喷#

(36/174)

 

“有意思……”

张佳乐“哗哗”地迅速翻完了手上的卷宗,呢喃道。

“嗯?”林敬言本就没好好工作,听到张佳乐的话更是一下子抛弃了电脑,“什么有意思?”

张佳乐回了一个无害的微笑:“没事啊,就是这个案子太好玩了点。”

林敬言默默恶寒:“霸图的案子多血腥啊,你还你还觉得有意思……”

“霸图怎么了?”张佳乐手快,已经把手上卷宗输入一半,问林敬言。

“还能怎么?”林敬言见没什么好玩的又趴了回去,“暴力犯罪科啊,暴力懂吗?”

张佳乐撇撇嘴:“哦,遇见过好几小队同时突袭么?遇见过正副队长同时身负重伤么?遇见过队员成植物人五年还没醒么?”

“……乐乐你别说了。”林敬言坐正身子,看向张佳乐,“你果然还没走出来。”

“……呵呵。”张佳乐冷笑几声不再搭理林敬言。

林敬言也不自讨没趣,手下动作快了起来,脑子也转得飞快:改天陪张佳乐去看个心理医生好了。毕竟……当年百花那一战,太过惨烈。

 

可能是因为之前霸图太忙太忙了,居然一下子闲了好几天,隔壁蓝雨都快忙疯了,霸图依旧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这种对比搞的隔壁蓝雨副科长天天取资料路过霸图的时候都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张佳乐输着卷宗——现在他觉得这个任务比什么任务都轻松了——看着门外走过去的蓝雨副科长黄少天,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灿烂到黄少天一度要进来和张佳乐真人pk一决高下。

“唉——真闲啊,到时候这弦再绷回去可就难了。”

林敬言伸了个懒腰,获得张新杰白眼之。

张佳乐在一旁打趣道:“你还指望着出点什么大事吗?”

林敬言忙摇头:“怎么会怎么会,社会这么安定正是我们所期待的不是吗!我倒希望一直这么闲下去呢……”

“哈哈哈那你可——”张佳乐正说着,突然刚才还一副懒散样子的黄少天突然推门而入,打断了他的话:“快去会议室!出事儿了!”

面对说话突然简明扼要的黄少天,众人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纷纷放下手头的工作,急忙奔向会议室。

张佳乐不紧不慢地穿好外套又慢悠悠把警员证挂到胸前才抬腿走出门。在一旁等他的林敬言简直要疯了,他第一次这么恨张佳乐的淡定。

终于慢悠悠晃到会议室,张佳乐有些诧异。挺大的会议室里聚集了各科各部的科长部长副科长副部长,一些骨干成员也在,剩下的人员则留在自己的办公区域内。林敬言和张佳乐因为晚到了一会,站在会议室门口往里看。

站在桌子尽头的冯宪君正把电脑上的视频投放到身后的大屏幕上,突然他抬起头,有些着急的问道:“张佳乐来了吗?”

站在会议桌周围的众人显然对部长突然冒出的一个陌生名字表示疑惑,但也有小部分人看着手机面色凝重。

“……来了来了!”沉默片刻,张佳乐决定站出来。他敲了敲会议室半开的门朝冯宪君说,“找我干嘛?”

其余人看到还真有人出声应下,都有些好奇他的职位。毕竟“荣耀”总部长说的人,肯定不是等闲之辈。不少的人都打量着第一次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张佳乐,这让张佳乐十分尴尬。而冯宪君又迟迟没有回应他。

“冯……部长?”

张佳乐压下冯后面的“老头儿”三字,生硬地换上“部长”。

“张佳乐?你来了?好。就在14分钟前,我收到了这段视频——”

冯宪君往旁边走了几步,让众人看清投在大屏幕上的画面——是满满一屏幕的白字。冯宪君按下播放键几秒,又暂停,画面上的白字分散开来,终于能看具体了。

冯宪君指着那些白字,道:“据我所知,这些白字都是‘深网’内部中的黑客的id名。”

冯宪君的话像是点了一串炸弹的雷管一样引爆了会议室中的气氛:

“真的吗?”

“不可能吧?‘深网’平时那么低调,这是在向我们宣战?”

“哇塞真的是‘深网’内部一些出名黑客的id啊!”

冯宪君咳嗽几声,会议室骤然安静下来。冯宪君再次按下播放键,视频开始播放:

开头10秒,是那些黑客id飞速闪过。然后画面骤然暗下来,在画面中央慢慢打了一束光,被一束光笼罩的是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男子。

男子双手摊开,明显被变声器处理过的声音带着“滋滋”的电流声传到在场所有人的耳朵中:

“‘荣耀’的各位,看到了吗?这就是我们‘深网’所拥有的战力。每一个都是最厉害的黑客——夜雨声烦,一枪穿云,鸾辂音尘,一叶之秋,唐三打……这样的人才还有更多更多。想想以往你们办案时的狼狈样吧!

还听说,你们的网络犯罪调查科,三年前,被解散了?这可不行哦,如果没有网络犯罪调查科,我们这些企图扰乱社会治安的坏家伙就会为所欲为哦!

现在,看看你们引以为傲的‘荣耀’大楼吧!一共五层,五颗炸弹,希望你们能早入找到密码拆除炸弹哦~酌情给一个小提示——五个炸弹分别为黑、蓝、灰、绿——额,最后一个该是什么颜色呢?算了,既然是百花,那就粉色吧。炸弹密码就是颜色所对应的科的网络档案室创立日期哦~

哦对了,各位警官先生,忘了告诉你们的不好的消息。现在,有几位非常可爱的小警官被我们请来做客了,放心,我会好好款待他们的。

相比你们肯定想知道他们是谁,那我就每隔五分钟公布一个吧。第一个,他现在在城北的某一个废弃建筑里,哦,还有很多很健壮的‘保镖’陪着他,我想,那些‘保镖’一定能把他从爆炸中救出来的。他的名字嘛,

——闻理。”

 

TBC.

 

镜离襄的文章合集

入坑半年啦,整理整理自己写过的文,顺便理一下没填完的坑......(有的我都差点忘了……土下座)

不要脸蹭tag

有关《龙族》的同人

短篇


【双源】

【双源】告白

【论坛体】【双源】依旧是起名废(上)

【论坛体】【双源】依旧是起名废(下)

【双源】【知乎体】哥哥太照顾我了怎么办?

【楚路】

【楚路】大家好,给大家介绍一下

【楚路】同学会

【论坛体】【楚路】我的学长真是秀恩爱的一把好手(上)

【楚路】我的学长真是秀恩爱的一把好手(下)

【楚路】双向暗恋

连载(未完结)


【全员/含楚路、双源】

【龙族同人】网络犯罪(一)

【龙族同人】网络犯罪(二)

【龙族同人】网络犯罪(三)

 

【全职+龙族】

当全职和龙族出现在一起(一)

当全职和龙族出现在一起(二)

 

有关《全职高手》的同人

 

短篇


【王乔】

【论坛体】求助!我的好朋友变成我妈了怎么办!

【直播体】求助!我的好朋友变成我妈了怎么办!

【王乔/情与诗23:00】《似此星辰》

【小雪/24:00】《雪下的那么大呀》

【叶蓝】

【论坛体】【叶蓝】著名荣耀大神竟爆艹粉?!

【昊翔】

【昊翔】【知乎体】有什么经历了很多但最终还是HE了的情侣故事吗?

【周翔】

【周翔】殇

【无cp向】

【乔一帆个人向】我相信你

【同姓梗】【黑遍全联盟】当你发现队友的这些小秘密时......

连载(未完结)


【周翔】

【周翔】异战(一)

【周翔】异战(二)

【周翔】异战(三)

-------------------------

【周翔】缘来如此(一)

【周翔】缘来如此(二)

【周翔】缘来如此(三)

【周翔】缘来如此(四)

(PS.本文因为使用手机发表,而手机上的lofter抽风,不能发文字,所以用图片发出来,之后也会这样发表,请各位见谅)

【王乔】

【王乔】不再相见(上)【BE】

【多cp向】

【双花】论叛变的正确姿势(楔子)

【全员/多cp】论叛变的正确姿势(一)

连载(已完结)


【双花】

【论坛体+现实体】【双花】818我们老师之间的激情(一)

【论坛体+现实体】【双花】我们的老师绝对有激情!(二)

【双花】【论坛体+现实体】我们的老师绝对有激情!(三)

【王乔】

【王乔】【论坛体】你家一帆是不是太不尊重前辈了?(上)

【论坛体】【王乔】你家一帆是不是太不尊重前辈了?(下)

【论坛体】你家一帆是不是太不尊重前辈了?(番外)

【周翔】

【周翔】论《Getting Over It》做媒人的成功率(上)

【周翔】论《Getting Over It》做媒人的成功率(中)

【周翔】论《Getting Over It》做媒人的成功率(下)

 

2018年总任务174篇文,现已完成35篇。

2018年余额:9个月

2018年余下任务:139篇文

 

感谢大噶这半年来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挖坑填坑实行文画双修哒!

愿望是能有读者写文催稿!【怎么会希望有人催稿啊喂!】

窝会继续努力的!

 

【​全员/多cp】论叛变的正确姿势

【全员/多cp】论叛变的正确姿势

 #OOC,慎入#

#小学生文笔#

#无逻辑无专业知识求轻喷#

(35/174)

---------  

 

“张佳乐……你就在暴力犯罪调查科工作吧。”

“是。”

“嗯。从明天就开始工作了,别像以前一样老迟到啊。”

“冯部长,能不能麻烦您件事?”

“你说。”

“……别跟别人说我是复职的……就…就说我是来实习的……行…吗?”

“……行。”

“……谢谢冯部长。”

“不用,那你以前的档案我也一并……封存了。”

“谢谢。”

 

--------------  

“张佳乐?”

张新杰才收到冯宪君的通知,告诉他“霸图”要来新人。张新杰看着新人的档案,皱了皱眉。

“新杰,怎么了?”

因为最近世道太平不少,他们霸图也就闲了下来。在一边闲晃的林敬言听到张新杰的声音,凑了过来。

“没什么,就是觉得这个新人的名字很耳熟。”张新杰揉揉太阳穴,依旧皱着眉,“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听见过。”

林敬言的八卦之心被吊起来了,凑到电脑屏幕前去看个人档案上的照片:“哎?我也觉的这货很眼熟……是不是姓……张?”

就在林敬言和张新杰冥思苦想之际,韩文清看不下去了,走过来敲敲桌子:“你们在干嘛?”

林敬言被吓了一跳,整个人都弹了起来:“队…队…队长!”

“队长,刚才冯部长发来邮件,有新人要来霸图。”相比林敬言,张新杰就淡定很多,“我们觉得以前似乎见过他。”

“叫什么名字?”

韩文清瞥了一眼林敬言,林敬言赶忙站直。

“张佳乐。”张新杰回答道。

[张佳乐?!]

韩文清眉头一挑,明显对这个答案十分惊讶。

“啊,韩队,”林敬言突然出声,指着电脑屏幕,“冯部长刚刚给你发邮件了,还是亲启。”

“好。”韩文清坐到电脑前,张新杰和林敬言都各忙各的去了。

韩文清点开邮件,一目十行地浏览了一遍,大致整理出冯宪君的意思:

张佳乐复职是我安排的;他会去霸图是抽卡抽出来的;张佳乐自己要求封存过去的档案;现在他的身份是刚毕业的实习生。

看完,韩文清把邮件删掉,免得谁不小心点开。

——至于张佳乐为什么不点明自己的身份,那是他的事,只要不是卧底不会影响霸图就行了。

韩文清想着,突然想起邮件中冯宪君说的“张佳乐正在执行特别任务,请多协助。”能让冯宪君提到的多半是他自己分给张佳乐的任务了,不过为什么要多协助?

韩文清只有这一点想不出所以然。

【翌日】

“早上好!我就是张佳乐!”

清晨,一男子敲了敲霸图办公室的门,向里面的工作人员打招呼。

“你好。欢迎来到霸图。”

韩文清首先站起走过来握住张佳乐的手,对他说。

张佳乐在心中暗笑:老冯肯定和老韩打过招呼了,一本正经的装作不认识我噗哈哈哈哈哈哈……

韩文清看着面前笑的抖了起来的男子,一脸疑惑——自己不就是来打了个招呼吗?

张佳乐终于笑完了,抬头看到韩文清疑惑的神色,差点又笑出来。他只得微微鞠躬,强忍笑意:“前辈好!”

这家伙在“荣耀”工作的资历比自己老吧……

想着,韩文清突然就有一种恶寒感从脚背一直随着静脉爬上了后心。

林敬言也过来凑热闹。他昨天晚上也收到了冯宪君的邮件。邮件内容和韩文清的大同小异。

“啊啊你好你好!哎这小辈长得不错嘿。”

林敬言拍拍张佳乐的肩膀,无视对方要杀人的眼神,笑道。

“……呵呵,前、辈、好。”张佳乐眯着眼睛释放着杀气,对林敬言说道。

林敬言被张佳乐瞪得害怕了,可他还是在逃跑前作了个死:“哎真有礼貌!”

张佳乐挂上了“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周围的真·新人看张佳乐与霸图骨干之间的气氛,不禁觉得这人不是单纯的新人。

--------  

来到霸图的前几天,张佳乐过得好不惬意——没有寻衅滋事,没有故意伤人,甚至连犯罪都没有,不仅霸图闲,整个“荣耀”都闲下来了。于是每天都似退休生活。

不过现在,张佳乐的平静生活被打断了。

他看着面前的一大摞卷宗,脸部肌肉不禁小幅度抽搐:“我要把这些,输入进电脑?”

张新杰又拿了两本卷宗放在一大摞卷宗的最上面:“是。”

“…你杀了我吧……”

张佳乐苦兮兮地坐回位置,随手抽了一本最底下的卷宗看着——因为他这一抽,本来摞的好好的卷宗轰然倒塌,散在桌子上。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又拿了两本卷宗仍在张佳乐桌子上,转身离开。

“唉……你们霸图哪来的那么多没录入电子库的卷宗啊?”

张佳乐任命地打开文档,问办公位在他旁边的林敬言。

林敬言也在录入卷宗,他犹如树懒一般打下卷宗的名字就趴桌上了:“唉,早期霸图忙啊,各种案子都我们去干,没时间;之后分科多了,我们霸图的案子还是多,没时间;前一会稍微闲下来了,又让我们霸图出外勤去调查隔壁省的案子,还是没时间。现在,闲下来了,就对了这么多卷宗……”

张佳乐在一旁听的高山仰止:“……我们百花从来没那么忙过哈…”

林敬言一捶桌子:“你们网络犯罪调查科太闲了!”

坐在林敬言对面的张新杰出声提醒:“林敬言前辈,注意音量。”

林敬言闻言默默缩回了手,又开始打字。张佳乐看他的样子,在一边捂着嘴狂笑。

 

“唉?这个案子?”

张佳乐已经清了桌上一半的卷宗了,林敬言还只完成1/4。就在张佳乐准备录入手上这个卷宗时,突然发现这个案子不就是几年前搞的嘉世叶秋被强制“休假”的案子嘛!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