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彤

住手别取关!我只是改了个名字!
杂食党一枚
努力实行文画双修
主写全职
坑品一般,更新巨慢

『全职真人版还原五个以上名场景,我手抄《巅峰荣耀》一遍( '▿ ' )』

『“用我能听懂的话语,解释到我明白为止啊!”』
『“能让笨蛋明白的解释方法,我会想想的。”』


感谢点进来♥

【王乔二十四计/2:00】NO TITLE

【王乔二十四计/2:00】NO TITLE

#还是你们的辣鸡写手#

#巨型OOC加小学生文笔#

#一帆职业为:美食品鉴家#

Ready?Go!

------------------------------- 

    乔一帆放下手中喝了一半的热咖啡,长叹一声趴在桌上,把自己埋进桌上堆积的资料中。

    他,乔一帆,一位美食评鉴家。外界对他的评价向来都很高,比如说什么“年纪轻轻就能够做美食评鉴家,而且知名度蛮高真是厉害”“他之前也做过厨师,听说还是一位很厉害的大厨呢”。不过乔一帆想来对这些评论不太在意。

    他现在所写的这篇稿子正是为了自己一直的友人高英杰的餐厅所写。“不得不说英杰家的东西是真的好吃。”乔一帆在PS中调出所拍摄的图片,突然自言自语了一句,“下次再去吃吧,以私人名义。”

    “不过乔一帆你什么时候能把这篇稿子写完啊啊啊!”乔一帆锤了一下桌子,质问自己。

 

    “一帆?你来啦。”

    乔一帆推开餐厅的门,门上的风铃发出悦耳的声音。店内正在往墙上贴装饰的高英杰问候道。

    “嗯,今天是以私人名义来的哦。不会有稿子让我写,啊太棒了——”乔一帆摊在离门最近的一张供客人等待或休息的沙发上,伸了个懒腰对高英杰说。

    “哈,一帆这么快就没了写作的激情?我记得你才成为那什么杂志的签约作者没多久啊?”高英杰从高板凳上跳下来,开玩笑道。

    “英杰你小心点!”乔一帆看见高英杰从高出直接跳下,坐正了、有些着急地提醒。等乔一帆听完高英杰的话后,他又恢复了瘫倒在沙发上的姿势:“不是啊,为那些倾注了厨师心血的美食撰稿我自然愿意,可是编辑的一些要求有些……”

    高英杰在乔一帆身旁坐下,手中还拿了杯甜橙汁:“编辑要求你写一些与事实不符的话啦?”说着把手中的橙汁递给乔一帆,“比如说明明不好吃却让你大加夸赞?”

    乔一帆接过橙汁抿了一口,有些犹豫地说:“嗯……可是他们会让我来写,是不是说明我的一些举动让他们认为…我是一个为了稿酬什么评论都写的——”

    “不是。”正当乔一帆小心翼翼诉说自己的苦恼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这只能说明那家杂志的内容不可信,和那家杂志的编辑有问题。你本身并没有问题。”

    “王杰希前辈!”正当乔一帆因为来人的那番话愣神时,高英杰已经起身迎接刚才出声的那位,并且尽显尊敬之态。

    王杰希?!

    乔一帆在脑中搜索这这个名字。

    是他!

    乔一帆脑中的那个形象与眼前的王杰希渐渐重合。

    不会这么巧吧……?

    乔一帆开始自欺欺人。

 

    “你好。我是王杰希。”

    高英杰兴奋地和王杰希攀谈了一会后,就向王杰希介绍乔一帆。

    “哦哦你好,我叫乔一帆。”

    乔一帆如梦初醒般慌忙站了起来向王杰希微微颔首。“嗯。”王杰希也礼貌地点头。

    “额…王杰希前辈。”乔一帆道,“请问您刚才那句话……”

    王杰希轻笑:“这个问题其实刚开始英杰也遇到过,当时他的反应比你还激烈呢。”“前辈!”高英杰在一旁提出抗议。王杰希向表示高英杰表示歉意后继续道:“如果你可以的话还是不要继续做那本杂志的签约作者了,毕竟原则性的问题不可容忍。”

    “嗯。谢谢前辈的意见。”乔一帆点头。

    “不用。”王杰希表示要深藏功与名。

    “对了!”高英杰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之前有一位客人拜托我帮他做一份小食的!”

    “是那个稍梅?”乔一帆努力回想,“说起来稍梅是山西的叫法,我们这稍梅不就是烧麦吗?那位熟客还需要拜托你去做?”

    高英杰点头回应乔一帆的第一个问题,而后又有些挫败地趴在桌上:“可是他说的是正宗的稍梅嘛,稍梅皮‘薄如纸,圆如盘,边花多’,稍梅馅‘大、香醇、利口’,稍梅‘放在笼里,犹如朵朵雪梅’。这怎么办啊,我认识的人里又没有山西人……”

    高英杰正趴在桌上碎碎念,王杰希凝视着努力安慰高英杰的乔一帆半晌,突然说:“要不我来试试吧,我想我能学会。”

    “啊?”高英杰猝不及防听见王杰希所说的,没反应过来,“前辈,你真的愿意帮忙?”

    “嗯。”王杰希点头,接着又问乔一帆,“不过我一个人应该比较麻烦,你愿意来帮我的忙吗?”

    乔一帆同高英杰一起惊讶:“我?可、可以吗?”

    “当然。”王杰希给出肯定回答。

 

    答应一时爽,实干火葬场。

    那位客人说正宗就真的是要绝对正宗。王杰希问遍身边的朋友,都没有一个会做稍梅的。对此王杰希表示质疑。

    是夜,王杰希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给常年“躺尸”列表的叶修,结果真的让他问到了——叶修告诉他自己就会做。

    不过叶修接着打来的一行字让王杰希差点打翻手边的咖啡杯:“怎么突然问起这个?说起来我们家小乔也问过我这个,你俩什么情况?”

    王杰希把大致告诉了叶修,没想到叶修又发来一条消息:“你什么时候这么闲了?还是说另有所谋啊?”王杰希这次是真的打翻了手边的咖啡杯。

    王杰希知道叶修说对了——他的确另有所谋了——谋的人是,乔一帆。

 

    其实早在几年前王杰希与乔一帆就见过面。

    那时乔一帆还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厨师,而王杰希就已是成名已久的主厨。王杰希对乔一帆的印象几乎全部来自于高英杰,剩下一部分来自于他受邀去乔一帆所在餐厅作品鉴员。

    乔一帆当时对自己的那道菜有着独特的解释,王杰希很喜欢他的概念,但他的那道菜味道……着实一般。正因如此乔一帆的整体印象分跌了不少。

    那次活动结束后,王杰希特地单独指导了乔一帆。之后王杰希顺理成章要到乔一帆的联系方式,两人通过网络联系直到现在。在这几年的时间里,王杰希极戏剧化地对乔一帆产生了名为“喜欢”的情愫。

    一开始只是一般的喜欢,会期待每天与乔一帆的聊天;接着愈演愈烈,乔一帆的声音和各种表情会整天整天地在脑中盘旋;最后“喜欢”就像那些沙漠植物一样,深深地在心里扎了根,不可能再剔除。

    “这可怎么办啊……”王杰希有时会在夜里翻他与乔一帆的聊天记录,然后一字一句地想象乔一帆打下这些字时的神态。有时甚至会因为自己的想象而笑出声,有时也更意识到自己埋在脑海最深处的愿望,“越来越喜欢你了。”

 

    在知道叶修会做稍梅并且愿意教授他人后一切就顺利了。乔一帆兴致勃勃地拉上了王杰希一起学,王杰希自然不会拒绝乔一帆,只能陪乔一帆一起胡闹。

    “王杰希前辈?”乔一帆见王杰希发了好一会呆,出声询问。王杰希这才猛然想起现在的状况:“啊……抱歉,发了会呆。”

    “王前辈是有什么烦恼吗?”乔一帆腼腆一笑,“不如说出来,看看我能不能帮忙?之前前辈帮了我这么多,也该有所回礼吧……”

    王杰希拍拍乔一帆的肩道:“谢谢,不是什么大事。嗯……很快就能解决了。”说完话,王杰希不禁意对上乔一帆的眼睛,那双眼睛里充满了emmm和uhhhh。王杰希把手从乔一帆肩上拿开,后知后觉地感受到手上面粉的细腻触感。

    等等,面粉?!他刚才是不是用这只手去拍乔一帆的肩了?!

    王杰希拍拍手上的面粉,看了乔一帆有好一会儿:“……抱歉。”乔一帆看到王杰希窘迫的样子,忍俊不禁道:“哈哈哈没关系没关系。会犯错的前辈让人觉得更真实呢。”

    “更真实?你是说我以前不够真实吗?”王杰希随口调侃道。但乔一帆像受了什么极大的惊吓似的,连忙有些语无伦次地解释:“啊不是的,只是前辈太过优秀一直让别人仰视,就像高山之巅一样。而且喜欢这样的人,会觉得更不真实吧——啊不对……”

    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什么的乔一帆脸开始发烫,甚至不敢直视王杰希。王杰希迟迟没有回应。这时乔一帆的脑内弹幕已经爆炸了,所以导致他没有听清楚接下来王杰希说的那句话。

    他说:“真巧,我也觉的喜欢你这样棒的人,有些不真实。”

 

-THE END-


【洋溢着智障色彩的我的班级生活】1-3

1.

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写出来!是 @Ares_墨 转述给我的。

就前几天,上午早读时语文老师让我们背诗,准备一会抽背。

我们班一位超级好玩的男生(以下称之为L)背书的声音很大嘛,然后坐在他前面一个脸圆圆的很可爱的男生就回头和他说:“你憋背了!”

然后L背的更大声了,过了一会他来了一句:“我好快乐啊!

 

 

2.

昨天我们是数学考试了,L的数学很好很好,考完我就去问他最后一道题怎么做嘛。那道题是要作角平分线。(我和L作的角平分线不一样但都是对的)我把我平分的角说了一下,L就很夸张地笑(类似于金馆长那种,然后声音再大些音调再低些),然后说:“哈哈哈你没做出来哈哈哈哈”

这时候旁边一个和L关系很好的男生(称为G)就指着他对我说:“这个人最后一题没做出来失了智了”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对对对”

之后他经过我身边就说:“这题都没做出来你个废物”

我:“【中指之】”

 

3.

很久很久以前的一次英语课,我们老师在给我们纠正关于“give a seat ”说:“写的时候中间最好用“one's”因为用“a”就不知道是谁的座位了,你能去让别人的座位吗?”

这时L在底下说:“能!”

老师就好气又好笑地问他:“怎么让?”

L来了句:“我是司机!”

 

-tbc-

hhhh我要开个新tag,在里面写写自己的日常生活。会把好玩的那一部分写上来,也会把使我困扰的那部分写出来。希望看到的人能因我和我同学那洋溢着智障色彩的生活让你一扫阴霾的心情~

(题目图后补)

现码的,逻辑紊乱勿喷。
一个脑洞。
业余游戏主播鱼X签约游戏主播黄(互攻)
全文和游戏关系不大
ready?
go!
  鱼鱼是个业余主播,游戏啊绘画啊什么的都会播。鱼鱼id名是索克萨尔,粉丝爱称索大或鱼鱼。平时会和乐哥和老叶他们一起开黑。(他们开黑的时候偶尔激动会喊真名不过一般都以圈名互相称呼。)
  然后最近鱼鱼的粉丝发现鱼鱼在直播打游戏的时候(我设想的鱼鱼打游戏时是开摄像头像p1那样的)突然有一只手出镜但又很快不见了,鱼鱼在那只手出现的时候还闭麦了。于是粉丝们就想知道那只手的主人是谁,也有人说只是看错并不是手什么的。
  有一次直播的时候鱼鱼和老叶和乐哥一起开黑,然后鱼鱼状态不太好就挺坑的,老叶也揶揄了鱼鱼几句。然后鱼鱼得出去拿快递,要出去一会。然后老叶就说:快走吧快走吧,让你旁边的那位来打。
  然后弹幕就炸了,纷纷询问“旁边那位”是谁。鱼鱼闭麦和黄少商量了一下然后黄少就坐到摄像头前了。粉丝就很激动,刷屏问这是谁。黄少就不回答嘛。
  黄少和老叶他们开黑的时候骚话蛮多的,粉丝也纷纷表示小哥哥交出id我要去粉你,鱼鱼回来看到弹幕就和黄少开玩笑:我用几年攒粉你出现几分钟粉丝就纷纷爬墙。
  tbc

【王乔】招募!!

花泽Q:

一帆生贺缺出了一个位置!!!


太太们快来鸭!!有意私戳我!!


招到人删


原宣

戾气有点重慎进

这里有个rz快来围观。

按照您说的话来反驳。

一,你这话莫名让我想起“我奶奶和周泽楷组队都能拿联赛冠军”,hhhhhh闭嘴的默契放在那里你羡慕不来。而且比赛用yy语音说什么啊?官方又没有禁语音,比赛用语音又不犯规。又不是只有闭嘴一个队用语音,揪着闭嘴说干嘛?

语音的确能使队伍配合更好。但长喵打屠夫的时候对面没用语音?长喵不还是经常赢?你说喵喵有几把是只有一杀或三杀的?

二,关于园丁拆椅。您这条弹幕是在这个视频(av26375819)里发的,那就是这个视频(av26375819)里有很多人吹园丁拆椅。但您是不是忘了,这是与山的视频!与山,就是那个园丁!!粉丝在自家视频里吹自家主播怎么了?这您都要说?

然后,就是您说的一直吹的问题。与山,椅子就是拆的很关键!他就是玩得好!闭嘴配合就是棒!这还不给吹了吗?您真苛刻。呵呵。

最后就是您说的路人局园丁拆椅问题。我们说路人局园丁拆椅怎么怎么样,那是因为本来我们遇到的园丁拆的就不怎么样。而且闭嘴队战术是拆一片,路人局这样玩队友怎么知道你拆的哪里?并且在路人局玩园丁拆一片这个行为并不提倡。

还有,路人局园丁拆椅被骂,跟与山没有关系!您在与山视频里说什么呢?

如果您是自家队伍没有夺魁不舒服那我为您家队伍表示惋惜,但这不是您可以来闭嘴大肆玩闹的理由。如果您是黑子,那我只能表示,这届黑子不行。

最后,吹爆我闭嘴赢一半!!!

啊啊啊啊啊土拨鼠尖叫
bgm是  【全职高手原创】一战成名
我突然不想把号送出去了XXD

我,又参加王乔活动了(靠活动更文嗨呀)
群里的太太都是什么神仙!快到一帆生日我想吃粮1551

致第五人格内的那些小学生行为

_胡桃子:

糖霜子:



致第五人格内的那些小学生行为








食用指南:








写作业写的心态爆炸,然后又因为最近的事情,打算写一些具有抨击性和刺激性的东西








本文以大家深恶痛绝的小学生粉为视角,陈述了一个毒粉的日常








写这篇文并不是为了贬低谁,侮辱谁,只是想让大家明白,如何更加理智的混圈,吃西皮,而不做到找黑








如果你在本文有看到自己有过这样操作的同学,请不要对号入座,作者没有任何侮辱你的意思








以及如果评论内有不和谐的内容,我会删除并且拉黑








因为我这篇文很敏感,所以说了这么多,请不要嫌我烦








接受理智探讨,拒绝无脑抹黑,如果以上ok,请看下文








正文:








1.








小林发现了她的同班同学们最近都在玩一款游戏,名字叫做“第五人格”。








因为大家都在玩,她也不能落伍,所以在当晚,她回家下载了第五人格。








一开始的新手关卡好麻烦,很不好弄,但是她还是耐着不多的性子做好了。








2.








小林游戏玩的很不好。








所以她经常在公屏里寻找师傅。








“谁能做我师傅的,赶紧来加我。”








在公屏里发出消息后,很快就石沉大海,小林等了很久,也没有人加她。








然后她在公屏上看到了一个四阶的玩家在说话,于是她加了他的好友,对方几乎是秒同意了。








“你是……?”








想着自己马上就要攀上大腿,成为一代大佬的小林很积极的回复了他。








“你能做我师傅吗?”








“我自己也玩不好,还是算了吧。”








对方拒绝了,在小林还打算死缠烂打的时候,她发现对方删了自己。








什么嘛,真小气,带带别人怎么了!








3.








有一天,她的同学告诉她,这个游戏有一个“赠送”系统。








“哇,我也想要皮肤!”








小林听到了之后,非常高兴。








然后她一回到家,就拿出手机,在公屏上说:“谁能送我皮肤的,赶紧加我好友。”








她想了想,觉得这样可能没人愿意,于是她改了口。








“找一个能送我皮肤的男朋友,可以加我微信,QQ。”








还是没有人回她。








于是乎,小林换了个频道继续刷,并且坚信着,自己有朝一日,一定能找到一个能给自己买花嫁皮肤的冤大头。








4.








第五人格玩了一两天之后,小林发现,有很多人都喜欢杰佣这个西皮,于是乎她也成为了一名杰佣粉。








她不知道佣兵的技能是什么,更不知道她的外在特质,更不会玩,她甚至都不了解佣兵这个职业,但是这并不妨碍她成为一名杰佣粉。








她看了一些搞笑的同人杰佣漫之后,就对别人说:“杰克是个老流氓,特别喜欢公主抱佣兵”,“佣兵是杰克的小娇妻”,“玫瑰手杖存在的意义就是公主抱佣兵,不然来干嘛用的”。








在疯狂向别人以自己的方式安利西皮时,她还积极站队,哪里有撕逼,哪里就有她。








她很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喜欢除了杰佣以外的和杰克有关的西皮,并且为了捍卫她口中“杰佣西皮的圣洁”,到处在其他与杰克相关的西皮向视频,同人文,同人漫下留言宣传杰佣的美好,意图让那些可悲的邪教徒归顺到杰佣的怀抱下,一同感受杰佣西皮的美好。








5.








小林喜欢的太太A和别的太太B撕逼了。








于是乎,小林扛起了先锋队的大旗,到B太太的首页里到处留言骂她,还私信恐吓她。








团结才是力量,知道自己独木不成林的小林又到处无中生有,搬弄是非,然后纠结了一大群A太太的粉丝,一起攻击B太太。








最后,B太太承受不住压力,退圈了。








看着自己辉煌的战果,在屏幕对面的小林,高兴的笑了。








虽然她一开始就不明白太太A为什么会和太太B吵起来,也不明白事情的始末,双方的对错。








但那又怎么样,她不在乎,毕竟她成功了,而且她没有受到伤害。








与其说小林是为了捍卫自己心中的白月光而挺身而出的勇士,其实倒更像是渴盼着大树倒下的寄生虫。








她不会成为大树,也搞不动大树,但是这并不妨碍她有一个想让大树倒下的心。








毕竟,寄生虫就是这样一个吮人血,食人肉,不仅永远不会满足,还会在你生病时落你井,下你石的东西。








6.








小林喜欢的cp越来越多,从杰佣,到鹿幸,到蝶盲,裘前,欺诈组。








当她看到有主播玩克利切时,她就会在弹幕里说:“克利切,你的瑟维去哪里了?”








当她看到有主播玩班恩/美智子,抓到海伦娜/幸运儿并且把她/他挂到树上时,她就会在弹幕里留言说:“我玩班恩/美智子的时候,都会放了海伦娜/幸运儿的。”








当她看到有主播玩杰克,并且开局挂奈布时,她就会在弹幕里留言说:“奈布:大猪蹄子,离婚!”








当她看到有主播玩裘克,并且装上了无限拉锯追威廉时,她就会在弹幕里留言说:“裘克:老婆我来追你了!”








那些主播只是玩游戏而已,他们不吃cp。








他们不吃,也不了解,也不在乎西皮,但是小林在意。








所以尽管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劝阻,到后面直接禁止刷西皮,小林也依旧我行我素。








她并没有去细想别人的想法,她只觉得她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周身充斥着伟大的光芒,犹如在感化野蛮人的传教士般自我高、潮着。








7.








小林玩不好,所以她也不经常玩。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因为,她发现了一种全新的玩法:“婚礼。”








于是乎,她便每时每刻都在公屏里蹲着,蹲那些有公主抱的杰克们,并且如渴望交欢的夏蝉们一样,强聒不舍的到处找人举行婚礼。








8.








小林身体很健康,很少生病,连感冒都很少见。








但是,当她上了QQ,乐乎,面对圈内人之后,她就百病缠身。








抑郁症,心脏病,强迫症,人格分裂,幽闭恐惧症,外向孤独症,阿尔兹海默症,个个不少,从大众,到小众,从热门,到偏门的精神疾病样样不差,仿佛一个人形自走精神病百科大全。








当她的父母一对她有什么风吹草动,QQ空间便成为了她的安乐园。








“唉,对不起大家,再见了。”








暧昧的话语下是一张不知道哪里搜索来的自残照片,在说说发出去的那一瞬间,小林的列表纷纷关心小林。








看着响个不停的手机,小林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9.








玩了一段时间后,小林又发现,她的朋友们又在玩一款新游戏。








于是时尚的弄潮儿决定丢下第五人格。








——————————————








看到这里,大家应该能读懂这篇大概是什么意思了。








我在嘲讽着圈内的一些“小可爱”,以及游戏内的一些智障玩家糟人心的言行。








喜欢跟风,并且始乱终弃。








满屏幕的刷婚礼,求礼物,在AB的cp向里kyAC的cp,他们孜孜不倦的想要用自己的三观覆盖别人的三观。








并且百病缠身,动不动就自杀,抑郁症,跳楼,离家出走,仿佛他们能活到现在真是人类史上的一个奇迹,国家欠他们一个感动中国似的。








不了解人物设定的情况下就随便跟风撕逼,而且做的事情极为过火,不考虑他人。








刷西皮刷到主播草木皆兵,风声鹤唳,被逼到看见刷西皮就房管的地步。








对,我是暴躁老哥。








嘻嘻。








不接受任何批评。








PS:








在这里回复所有问转载的小伙伴:








允许转载,转载到站外需要表明作者和出处,并且私信将链接发给我,全文不允许修改,站内随意






占tag致歉,点文后删除

150fo啦!!!喜大普奔!没截到整数(嗨呀),现在发个点文贴~评论里符合胃口或者是我想挑战的都会写~第一个点文的小哥哥or小姐姐会在(我看到之后的)三日内收到文章哦~~~
点文可无cp可cp向,cp见tag,欢迎各位分享自己的脑坑~~~

【王乔七夕搞事/23:00】记一次生日

      #巨型OOC#
  #小学生文笔#
  #强行扣题有...没有肉没有肉...#
  ——短句:性爱会背对着对方的温度
  十六赛季,乔一帆继任兴欣队长。因为兴欣的前辈退役,新秀较多,所以整支战队的实力有明显的下降。
  最直观的就是,十五赛季夺冠的兴欣十六赛季却止步八强,早早地结束了这个赛季的征程。
  而乔一帆作为队长,自然是口诛笔伐的最多的哪位。那些自称粉丝和路人们的言论使乔一帆有些茫然。
  
  王杰希退役后也经常受邀当比赛的解说嘉宾,或为电竞之家的报刊投稿,也算是半个职业评论员了。当他看到那些对乔一帆恶语相向的帖子,烦躁情绪莫名而起。
  他也能发现,乔一帆最近干什么事都有些心不在焉,夏休期时经常赖床赖到八九点,晚上也会熬夜。
  王杰希自然知道乔一帆被其他人的言论影响到了,但这又不是随便说几句就能开导的。
  这一拖,就拖到了十七赛季中旬。十月初,国庆节七天的小长假。乔一帆的生日是十月七号,刚还是假期的最后一天。
  十月七号当天,乔一帆像是忘了自己的生日似的,像往常一样沉浸在荣耀的世界里。
  傍晚时分,乔一帆终于退出登陆,迈出房门。但一出房间,就只看见客厅里黑糊糊的。乔一帆一边摸索客厅吊灯开关一边小声嘟囔:“只是傍晚啊怎么这么黑……”
  话音刚落,餐桌传来点打火机的声音,紧接着几根蜡烛被点燃。烛光摇曳,隐约照出烛身和插蜡烛的正方形物体。
  “谁在那?杰希?”乔一帆被吓了一跳,开口问道。
  “嗯,是我。”王杰希回答,紧接着他走过来拉着乔一帆走到餐桌前。乔一帆这下看清了那个正方形物体——蛋糕。
  “生日快乐,一帆。”王杰希打开客厅的灯,骤然亮起的灯光让乔一帆有些不适应,但很快就缓了过来。乔一帆惊讶地问王杰希:“给我的?”
  “当然。”王杰希笑,“难道还能是给我的吗?”
  乔一帆不好意思笑笑,注意力被蛋糕吸引:“哇,这上面的裱花是荣耀的logo诶,好用心。谢谢杰希。”
  乔一帆最后一句话尾音上翘,眼中的惊喜毫不掩饰。
  王杰希伸手抱住乔一帆,下巴搁在他的肩上。乔一帆没想到王杰希接下来的动作会是这个,但也只惊讶了一瞬,便也抬手环住对方的腰。
  “一帆,”王杰希说,“你已经很棒了,不用在意其他人怎么说。”
  “诶?”乔一帆没反应过来。
  “兴欣老将退役,现在就像是一直全新的队伍,挫败是时常会有的,你不必为这些而自责。”王杰希继续说着,“你已经做的够多了,剩下的需要时间去完成。兴欣现在差的还是经验和其他零零总总的。没有谁是天生强大的,兴欣需要成长。所以别自责了行吗,我的乔队。”
  乔一帆不禁把王杰希抱得更紧,王杰希温暖的怀抱让他有了无数的安全感:“我知道了杰希,我知道了……”
  话到最后却没说完。乔一帆咬紧牙关为了不让自己哭出声,但眼泪还是模糊了视线。他继任兴欣队长后,似乎从未听过别人对他的肯定。王杰希对他说的或许是对的或许是错的,但乔一帆不想去管。他只知道这是对他的肯定及安慰。
  王杰希轻拍他的背让他逐渐平复情绪。乔一帆松开手胡乱擦着自己的眼泪。王杰希拿来抽纸:“还好吗?”
  “当然!”乔一帆笑。他内心中一直以来的裂缝在生日这天终于被修补了,并且修补的那人还贴心的赠送他一个生日蛋糕。
  乔一帆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亲吻王杰希,只是突然想,就那么做了。这下换王杰希惊讶了,不过一样只惊讶了一瞬就反应过来加深了这个吻。
  四周突然寂静,似乎只剩下他们两人。乔一帆似乎闻到了蛋糕上甜腻的奶油的香气,又似乎闻到了蜡烛燃烧的焦味。
  这个吻的时间有些长,停止这个吻时双方都因为短暂的缺氧轻咳起来。他们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笑意和浓浓的爱意。
  
  月光透过窗帘的一缕缝隙中照进来,轻柔地为地板盖上一层轻被。房间里的空气变得粘稠,空气中有着挥不去的不知名气息。房间唯一的一张床上床单凌乱,床尾两双拖鞋摆放整齐。压抑的喘息声断断续续的。隐约能听见说话声,这说话声也很小,似乎还带有哭腔。喘息声渐渐平息,不久便有了平稳的呼吸声。
  
  乔一帆被王杰希从背后抱住,感觉到了熟悉的温度。有那么一瞬间,乔一帆感觉自己的全世界都来源于背后的温暖。

==THE END--